魁北客

潼瑶的二十六个字母梗~B【boring】

(难得的更。。最近喜欢这种老夫老妻似的,平静的生活片段)

难得的放假,大瑶和潼潼躺在床上。

“好无聊啊,忙了这么多天,闲下来竟然不知道要做什么。”大瑶揪着潼潼的被子把玩着。

“要不,我们去找呆比她们打游戏?”

潼潼和大瑶两人前往呆比的卧室,一推开门,就看见聚精会神在打游戏的呆哈二人。

“你跟着我来这边,快,快上车!”哈哈催着呆比。

“我知道啦,哎呀,有人偷袭我!”呆比生气得左右乱晃。

大瑶和潼潼在床边坐了好久,都等不到插话进去的机会,只好默默离开。

偶尔路过练习室,看到正在练琴的小V。

“小V你在干嘛呢?”

“啊我准备直播啊,和边妈一起,好久没有直播了。”

“边妈你那个墨镜给我摘下来哈哈哈哈哈。”

只剩下鱼酱了。

大瑶拨通了鱼酱的电话。

“在干嘛呢?回来斗地主啊,二缺一。”

“我在给小七挑礼物呢,在外面,很晚才回来了。”

“。。。好吧”

最后的一丝希望被掐灭,潼瑶二人只好悻悻回到卧室里。

“反正。。现在天也很晚了。。要么 。我们看个悬疑片吧?小呆呆最近推荐的那部?”

两个人把手机架好,钻进被子里,看了一会儿,到了恐怖情节,潼潼害怕,把头埋进大瑶的颈窝。过了一会儿,当大瑶想要提醒她时,却发现潼潼已经睡着了。

大瑶默默把手机关了。

“对不起小呆呆。”

“相对于你推荐的电影。”

“还是看丽丽的睡颜更有趣一点。”

潼瑶的二十六个字母梗~A【attention】

大概是第一篇专属潼瑶文~啦啦啦啦~二十六个字母梗。。大概八百年一更吧

【attention】

大瑶坐在巴厘岛的泳池边上,想起了第一次sing众人去泳池的场景。

那时候她泳技还没多好,尚不能一直保持头部在水面,时不时就要将头埋在水里,使自己逐渐下沉的双脚再浮起来。

“哎大瑶怎么又没影了?”呆比趴在泳池的台阶上,努力的伸出手戳在旁边游玩着的鱼酱。

“潜不知道哪里去了。”

大瑶在水里玩的乏了,正准备上岸,却看见潼潼正要下水,花色的泳衣沾湿了水,贴在身子上,勾勒出完美的身体线条。

那时的大瑶,只会在阳光下愣愣的看着潼潼的身影,看着她俯下身子拨弄着水花,又用手指沾一点水,梳理着自己的头发。

而现在,潼潼又以同样的姿势,站在大瑶前面。

大瑶低头看着自己,又看看呆比,哈哈众人。

“果然很白啊。嘿嘿嘿还好自己肤色和她差的不大。”

“你傻笑啥呢?”老秦悄咪咪游到了大瑶身边猛地站起来问。

“哇啦啦你干嘛!”大瑶猛锤鱼酱。“别别别疼╯▂╰”鱼酱连连抱怨。“呆比说你看潼潼都看呆了,让我提醒你摄像机还在呢。”

呆比不是还在泳池里面和哈哈两个人划着水用呼啦圈对撞嘛!!!这些年轻人,就是不知道我们这种成熟的人稳重的。。嗯。。注视。。。

潼潼站在水里,不知道和岸上的小V聊着什么,笑得合不拢嘴,大瑶叫了几声,她也没有听见。

然后大瑶心生一计。她悄咪咪的潜下去,头朝下往水底潜,用手撑着池底,往潼潼的方向游去。

水面上仅有风吹起的阵阵褶皱。

潼潼站在水里,忽然觉得脚腕被什么东西抓住了。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。潼潼僵硬的慢慢转过身子。

“啦啦啦啦啦~丽丽~”大瑶贴着潼潼的身子猛地钻出水面,举着手不停的往潼潼身上泼水。

“哇啊啊啊啊”潼潼吓的一个激灵,手脚并用的往泳池边爬,岸边的小v也被吓到,甩手就把游泳圈往大瑶处扔,正好套中了大瑶。

大瑶只好吐着水,呆呆的看着缩在小V怀里的潼潼。

————

“疼吗。”晚上回到房间,潼潼揉着下午惊慌时不小心踢到的大瑶的小腿,半是担心半是不安的问。

“我。。我怕是。。明天要像个瘸子一样了。”大瑶别过头去,故意抽了抽鼻子,假装抹了抹眼泪。

潼潼手上的力道猛然加大。“你再装。”

“艾玛疼疼疼疼。。。”大瑶在床上打着滚求饶。

真是个戏精。潼潼心想。

不过,今天这段小插曲真不错。

不枉自己强忍着下水游泳的冲动,在泳池边顺了那么久头发。

最可怕的时刻谁能给我阳光(一个绝望的故事)

今天,我上学时一定要经过的商场那儿有几个警察拉起了禁止入内的封条。

按耐不住自己好奇的心理,我趁那位胖乎乎的警官转身剪胶带的空当,滋溜一下从封条底下钻了过去,沿着封条一路探寻,直到一个黑乎乎的小房间里。

房间里面似乎有人在隐约抽泣。我寻声望去,原来是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小姑娘,脸上,手上,脚上似乎都有一些划伤的痕迹。她怯怯的看着我。我拍着自己刚刚调皮扯下来的封条,让她不要害怕,我是好人。

屋子里很黑,我自己也觉得有些瘆得慌,但外面的警察封条应该都拉的差不多了,很快他们就会进来帮助她了。我轻轻的拉着她的小手,问有什么我能做的,她说想喝水,我就把我书包里的小水壶递给她,她说想要看看阳光,我就跑到床边,用力撬开了卡的很紧的窗户,让早晨的阳光照射进来。她缩了缩身子,似乎觉得很满意。

在我做完这些之后,小房间的门再度打开了,先前那个胖胖的面善的警察走了进来,拿了块毯子,轻轻地把我包住,双膝跪地把我抱了起来。

我看着他牙齿咬的咯咯响,泪水不住的流下,流在我身上的伤口上。我觉得一点都不痛。